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娱乐八卦 >> 内地唱片审查制度探秘 解密送审过程

内地唱片审查制度探秘 解密送审过程

2013-01-09 14:05:38 来源:不详 浏览:565

蔡依林2007年推出的专辑《特务J》内地版改名《爱情任务》。

黄立行

黄耀明

  南都独家专访唱片公司高层解密送审过程,探秘内地唱片审查制度

  多年来,港台唱片引进内地后被迫改名、改歌词、甚至删除部分歌曲的案例比比皆是,如何能让自己出版的唱片顺利通过内地审查,至今仍是不少港台唱片公司纠结和困惑的一件事。

  本月初,林宥嘉的最新专辑《大小说家》在内地发行,竟有三首歌没过审,分别是《越反越爱》、《周末夜惊魂》和《4号病房》。最终,林宥嘉所属的华研唱片只好把相应的歌词删去,所以内地版的《大小说家》,这三首歌是纯音乐版本。

  “连林宥嘉的歌也会被禁?这内地的审查制度也太苛刻了吧!”这件事后,关于内地唱片审查的话题再次被网友热议。其实近年来,关于内地的电影审查制度已经被讨论了很多,争议也很多,但相比之下,唱片的审查制度却让外界更觉模糊和神秘,在此之前,网上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内地唱片审查的文章。

  由于话题敏感,极少有业内人士愿意出面谈及唱片审查方面的事情,终于,在林宥嘉新专辑内地版发行后,南都记者找到几位相关唱片公司高层,让他们给我们详细讲讲一张唱片的送审过程,更以客观角度道出唱片审查的一些现状。

  过程解密

  专家们每月开一次审查会,只要一个人有异议,都过不了

  以发行起家的星外星唱片,是如今内地最为强大的一家唱片发行公司,现在市面上售卖的正版内地唱片、港台以及国外的引进版唱片,有70%以上是星外星制作发行或者代理发行,包括林宥嘉这张《大小说家》的内地版。因此,这张唱片的送审,自然也由星外星去处理。

  星外星的老板周小川也是一位在唱片业内浸泡多年的资深唱片人,谈及林宥嘉这张专辑中的三首遭禁歌曲,周小川显得相当无奈,“其实我们做唱片那么多年了,基本上哪些歌能过,哪些不能过都大概有个底,但这三首歌没有过,确实是我意料之外的,我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。”

  之后,周小川给我们详细讲述了一张唱片的送审过程。他说,这几年唱片审查的制度有改动,其实是比早些年更为严谨了,也更容易出现被卡住的可能性。“在早几年前,唱片审查的工作一直是由文化部来执行,文化部大概有四五十个专家,每人分别审查一批唱片,譬如我这张唱片是交由这位专家审的,只要他听过后觉得没问题就O K了。也就是说,那时候我们只需要通过一个人就可以。”

  但自从2008年奥运之后,审查制度就跟之前不一样了。周小川说,那一年里,文化部把所有审批出版功能,包括市场管理功能,全部移交给新闻出版署,所以唱片审查的工作也交由新闻出版署来负责。“从那以后,审查的过程就多了一个步骤,就是当某一个专家审完我这张唱片后,觉得没问题后还不行,他们还要每个月开一次会,全部专家都坐到一起,再把当月的所有唱片审一遍,在这个会议过程中,只要有任何一个专家对我这张唱片提出有异议,觉得有问题,这张唱片就肯定过不了。”

  如今,周小川已经积累了不少送审的经验,除了在送审之前要把所有作品都先自我审查过,认为基本没问题外,还要把握好送审的时间。“通常我们把唱片送过去,一个半月左右就能审查完毕,但如果运气不好,常常会拖上几个月都还没审下来。”

  周小川解释,因为原则上来说,新闻出版署是一个月开一次终审会,但倘若某个领导出差了来不了,那这个会就必须往后推,“要遇到一些特殊的状况,譬如亚运,或者比较重要的国家会议,那就麻烦了,他们这时候都忙疯了,那就对不起,什么片都批不下来。”

  所以,抓准送审的时间,对于引进版的唱片尤其重要,不然台湾的唱片已经发了几个月,内地版才姗姗来迟的话,唱片销量必将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关系解密

  要兼顾实体售卖和网络传播

  去年开始,除了送审还得备案

  去年,文化部以清理违规网络音乐为名,公布了数百首禁止在网络上传播的歌曲,其中包括王菲、陈奕迅的《因为爱情》,当时很多人不解,这些遭禁的歌曲当中,大部分都是无论内容还是意识都毫无问题的,究竟为何被禁?此后有唱片公司解释,这些歌只是还没完成网络传播方面的备案,其实跟内容并没有直接关系。

  关于这个网络审查,跟周小川上面提到的传统唱片送审又是两码事,刚开始不少唱片公司都以为,这是因为现今互联网传播力度太大,所以审查单位在对传统唱片进行审查时,也新增设了一个网络审查的环节,以此更好控制网络音乐的内容。但周小川说,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,文化部公布这些禁播歌曲,其实另有用意。“从08年开始,音像市场的管理权和出版的管理权都移交给新闻出版署,但文化部还保留着对于网络市场的管理权。所以任何音乐要在网上传播,其实还是归文化部管,但很多唱片公司不了解这情况,因为以前都是送去一个部门审查,过了就没问题的。”

  “从去年开始,文化部开始出来说话了,告诉大家网络音乐这块是我管的,你们没有来我这边备案,那我就必须点点名,你们以后就要按规定来备案。”

  因此,从去年开始,唱片公司除了要把实体唱片送去审查外,还要拿这些作品去文化部备案,才能打通实体售卖和网络传播这两个渠道。但周小川也补充说,现在网络审查这块其实漏洞挺多,还没完善,譬如林宥嘉这张新专辑,实体唱片有三首歌被禁,但在移动的平台上,这三首歌照样可以下载。

  标准解密

  唱片为什么没过审?

  从来没人告诉你原因,唱片公司只能自己猜,猜到对为止……

  谈到唱片审查的标准,周小川表示,“我报了那么多年,至今还没弄懂这个标准,只能碰运气,专家们心情好了那就容易过,要碰上他们心情不好,也没办法了。”

  对此同样深有体会的,还有华纳唱片的中国区总经理张枏,身为台湾人的她,比周小川更不懂内地审查制度的标准。“我们送一张唱片过去,最终没过审的话,审查单位那边的人也从来都不会跟我们说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过,就直接打回来,我们就翻来覆去地看,去猜究竟哪里出了问题,真的很无奈。”之后,唱片公司会把他们认为有问题的部分改过来,再拿新的版本去送审,倘若他们没找对真正的问题,就又会被打回来,这个过程相当磨人。

  张枏坦言,她之前也曾请内地负责审批的相关单位领导出来吃饭,虚心请教他关于送审的技巧,究竟要怎样的作品才能过,但还是未能得到明确的标准。

  其实,因为两地文化差异,身处台湾的张枏对内地审查单位的判断标准,还是无法准确把握。她说,最近环球准备要把台湾一支叫MA T ZK A (玛斯卡)的雷鬼乐团推到内地来,但他们的歌就怎么也过不了,“譬如他们有一首歌的歌词,是‘小姐小姐你好水,水的让我流口水……’我就有点不明白歌词的问题在哪里了。”

  一直以来,台湾唱片公司对内地审查标准都甚为纠结,他们认为完全没问题的一些字眼,到了内地就过不了,譬如蔡依林2007年推出的专辑《特务J》,“特务”两个字就过不了,最终这张专辑只好改名为《爱情任务》,而同名主打歌歌词中出现的“间谍”,也改为“茧蝶”、“特务J”则改为“舞J”,为了迎合内地专家们的口味,台湾唱片公司可谓是挖空心思去抠字眼。

  相比而言,周小川则更显露出地头蛇的作用。他坦言,为唱片送审批那么多年,其实跟里面的人也挺熟的了,倘若有哪首歌是专家们真觉得有问题,还是会直接跟他说,“但他们永远都只有一个建议,就是把这首歌删了。”

  但在点出问题之余,周小川和张枏也都表示可以理解,虽然现在的审查制度比较模糊,但其实也不会特别难搞,“新闻出版署的人就是做这个事情的,他们要对过审的唱片负责,所以肯定会小心翼翼一些的,这个我们都能理解,因为万一真出了问题,他们也担当不起。”

  此外,周小川也强调,不过审的作品因为特别容易引起大家关注,所以在网络上看到这方面的新闻,就觉得好像频率很高,但其实就他们发行的唱片而言,真的过不了的估计不到5%,其他绝大部分都是没问题的,“这个很容易理解,如果我们老是送一些有问题的唱片过去,领导们也会觉得我们有问题,以后处理事情就更难办了。所以每一张唱片我们都会先作很全面的自我审查,觉得基本是不会出问题了才送上去,但专家们的想法谁也猜不准,我们看得再细,也难保最后就一定过审。”

  热辣案例

  比伯的新专辑,因一个单词内地无缘发行

  早前,星外星原本计划要引进贾斯汀·比伯的最新专辑《B elieve》,也跟环球唱片谈好了代理权,但后来把所有资料准备好拿去送审,结果却因当中有一首歌里出现了“bitch”(婊子)这个单词而没过。周小川说:“如果这是一张中文唱片,作品里出现粗话是最容易处理的,只需要跟制作方沟通好,把这个词删掉就是了,粗话过不了我们也很理解和接受。但问题是,这是一张英文唱片。”

  周小川无奈表示,外国人是完全不能理解中国的审查制度,“所以这个事情就变得很麻烦,环球要去跟老外那边沟通,说要删掉这个单词,但老外是绝对不愿意这么干的。”最终,星外星只能放弃引进这张唱片,这张全球热卖专辑因为一个单词而无缘在内地发行。

  小道消息

  传业内有送审中介,包过审?

 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唱片审查的标准如此模糊,是否可以有一些漏洞可钻?早前,记者也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口中获悉,其实内地很早就出现过专门帮港台唱片弄报批送审的中介公司,他们会跟港台公司承诺,只要不是有政治问题,或者歌词中带有明显的黄色信息,他们都能在很短时间内完成报批过审,原因是“上面有人”,可以去沟通。

  但对于这种说法,周小川认为可能性不大,他认为在时间上走走关系,跟相熟领导打个招呼要个加急办理,还是可以的,“但如果是内容方面的问题,基本上就没得沟通,只要是领导说不过,就怎么也无法改变,因为没有领导敢负这个责任。”

  禁歌大户

  我有那么不能见光吗?

  (设计对白)

  陶喆

  专辑《D avidTap》中的《王八蛋》,歌词内容被认为不雅、不健康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I‘m O K》中的《不一样》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黑色柳丁》中的《今天晚间新闻》,歌词中出现了太多负面新闻,被认为不健康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乐之路1997-2003》中的《今天没回家》,歌词被认为牵扯到上海包二奶的社会状况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太平盛世》中的《鬼》,被认为宣扬封建迷信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太美丽》中的《祝你幸福》出现保险套和二奶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黑色柳丁》中的《讨厌红楼梦》,最终要改为《1234红楼梦》才能推出,并将歌词中重要的一段RA P含糊掩盖,原歌词应为“我不会搞得你”痛“(蹦),只会搞得你”叫“(跳),大不了明天早上起床你会有一点累(一女子的性感喘息声)”。

  黄立行

  专辑《最后只好躺下来》中的《侵略地球》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无神论》,专辑名没过审,改名为《2007全新创作专辑》。

  专辑《无神论》中的《老师说》、《要》两首歌,因歌词涉及敏感话题,整首歌被删。

  专辑《无神论》的主打歌《无神论》,也因为M V过于暴露而遭禁。

  专辑《STA N U P》中主打歌《我的梦中情人》被要求修改歌词。

  专辑《STA N U P》中《流浪狗》被删。原因是歌名梦幻,内容大胆且充满想像空间,听后令人脸红心跳。

  专辑《黑的意念》,专辑名没过审,内地版改名为《忙与盲》。

  专辑《黑的意念》中《我是你的谁》,内地版歌词有改动,因为原版歌词有成人成分。

  专辑《黑的意念》中最后一首歌《缘投与阿丑2004》,被删。

  陈奕迅

  专辑《幸福》中最后一首《屎捞人》被删,因出现了“屎”字,不雅。

  专辑《打得火热》中的《低等动物》被删,有性暗示和性挑逗。

  专辑《The Line U p》删了《两个男子街头相遇》,歌词过于暴力。还删了《心里有鬼》,因歌词里提到罪犯,歌名中出现“鬼”字。

  专辑《W hat‘s G oing O n?》里的《裙下之臣》被删,因歌词有性挑逗。还有《解药》被删。

  黄耀明

  专辑《我的二十一世纪》中《黑房》被删,因为歌词“我要你舌尖舔着我要害”。

  现场专辑《满天神佛扌罗命舞会2003》,共删六首歌《淫红尘》、《春光乍泻》、《天生一对》、两个版本的《扌罗命舞》、《黑房》。

  专辑《K ing O f The Road》内地版删一首《贪生怕死》。

  专辑《拂了一身还满》中的《下流》,歌名改为《逆流》。

  采写:南都记者黄锐海 实习生梁钧君 黄灵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网站地图